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王泽汉的成长博客

记录阿虎成长的点点滴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打防疫针  

2009-02-25 13:49:5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前几天因为天气原因,一直没有给阿虎打防疫针,昨天终于去了,通过我们几天和他聊打针不哭的事,阿虎已经会说:“打针不哭,有糖吃。”
打针前进行了体检,阿虎一切都很健康,身高90CM,体重27斤。
打针时,我险些和打针的家伙吵一架。从坐下到抹酒精,阿虎一直都很乖,针头进入胳膊的时候,阿虎的另一只手去下意识的扒拉了一下,那个打针的家伙脸色大变,凶狠的说:把胳膊攥住了!阿虎差点被吓哭了。
这件事的原因完全是由于那个家伙造成的,在打针前没有告诉家长应该怎么做,也没有发现阿虎的胳膊是可以自由活动的,阿虎是面向她的。我正准备告诉她,应该怎么说话,但考虑到阿虎在身边,以前一次吵架曾经把阿虎吓哭了,也不希望小小的孩子看到大人吵架,所以忍住了。
该人面孔黝黑,一脸的凶相。待会给垂杨柳院办打个电话,投诉一下。
另外以后要注意,看着面像不好的,坚决不让她接触阿虎。
打针之后,妈妈带阿虎去了富力游乐场,中午一起回了奶奶家,阿虎在车上说要吃烤鸭,结果奶奶请阿虎吃。离开奶奶家时照例无比的乖,说抱就让人抱,做什么亲吻、飞吻都好不犹豫的答应,只希望快走。
之后,我们带他去了9月份准备上的幼儿园,幼儿园的环境确实非常好,占地面积很大,楼前和西侧全部是墨绿色的塑胶地面和游乐设施。一栋3层的老楼,大概是建国初期的产物,有点机关的做派。和现在住的小区幼儿园相比,应该是大学和中学的区别吧。
阿虎看到一群小朋友在老师的带领下做游戏,说:“阿虎也和小朋友一起做游戏。”我们告诉他要过一段时间入园才可以。
我们回了CBD的家,看看阿虎有什么感觉,没想到到了CBD院门口,阿虎坚决不肯下车,说:“不回家。”我们给他解释不是回家,只是去看看。小家伙也不听。磨蹭了20分钟才劝了下来。没想到进门后阿虎倒是一点也没认生,还和文文玩起玩具,一个可以把各种小动物按照空档放进去的塑料小盒子,阿虎不让文文玩,先是推开她的手,接着抓住了文文的手掌翻过来,就像我打他手心时的样子,我们赶紧告诉他要和小朋友一起玩,不能打架,阿虎指着文文的手说:“指甲。”感觉小家伙的应变能力不错。姥姥说前几天当着杨阿姨问阿虎,是杨阿姨好还是王霞阿姨好时,阿虎的回答是:“都好。”这个回答确实是最好的了。
我们又去了游乐场,阿虎把所有的玩具都玩了一遍,还自己跑到单杠前,双手抓着单杠蜷起腿晃悠。感觉他的运动技能有了一个飞跃,胆量也打了许多。而且阿虎玩起来很有分寸,该快的快,该慢的慢,最危险的活动木桥爬坡,走到最后一个大坡索性改为了爬。唯一不愿玩的就是那个最高的圆筒形滑梯,估计太高了,坡度也太大他还感到害怕。
感觉对孩子要采取的态度是:严格管理、态度温和、不要苛求。既要采取坚决的态度对他提出要求,又要采取温和的口吻,同时,要允许孩子犯错误,因为在开始的时候,孩子其实什么都不懂,也没有尝试过,我们又怎能要求他一次做好或明白所有的道理,我们不是也是慢慢的成长吗?不是现在也在不停的犯错误吗?
同时,不能把自己的情绪加在孩子身上,有了不如意不能在孩子面前有所表现,因为孩子是无辜的,同时,我们的情绪会严重的感染孩子。如果实在不能调整自己的情绪,就先离开孩子一会,总之,坚决不能把气撒在孩子身上。我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,小时候因为鱼缸里温度计绳被水泡糟了,结果给鱼缸换水的时候把温度计挂在水龙头上,绳断了,打破了温度计,竟遭到严厉的训斥并被要求写检查。
要教会孩子几个口头语:无所谓、问题不大、没事。让孩子把事情看得轻些,本来就没什么大不了的,孩子的承受能力是很小的,记得小时候丢了一只笔也要难过好几天。阿虎现在已经学会了在摔倒的时候说:“没事。”这都是我平时在他摔倒时说的。
另外,我教会了阿虎一个口头语:“商量商量。”我想告诉他:很多事并不是板上钉钉的,非要怎样不可,还有商量的余地,可以灵活处理。希望他不要从小认死理。现在阿虎吃糖的时候,我不让吃,他会说:“商量商量。”
其实,孩子就是大人的影子,我会发现,很久之前对他说的一句话,他会在之后的某一天,不经意的说出来,引得我大为震惊。
要想把孩子教育成什么样,自己先做到吧。
刚才给垂杨柳医院院长办公室打了电话,描述了当时的情况,对方问我孩子的名字,我留了孩子的名字和我的名字电话,并告诉他当时有很多人,我就没有和她交涉,希望对这种不负责任的人进行教育。对方姓杨,态度非常好,说一定要处理,通知科里,我说我希望得到答复。看看这件事的结果到底如何,医院会不会给我答复。在留孩子名字的时候,说实话我有点犹豫,主要是怕下次打针的时候遭报复,但感觉他们毕竟不是黑社会,下次不找她打针就是了,还能怎么样?为什么现在连正常的投诉都会让人心有余悸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